澎湃Logo
下載客戶端

登錄

  • +1

新城市志|浙江這個大動作,不止意在“搶人”

澎湃特約評論員 朱昌俊
2023-08-05 12:06
來源:澎湃新聞
? 澎湃評論 >
字號

航拍杭州亞運會主會場奧體中心及周圍建筑城市風光。視覺中國 資料圖

近日,浙江省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高質量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通知》,明確浙江全面放開放寬城鎮地區落戶限制,放開人才落戶,放寬投靠落戶,實行戶籍準入年限累計互認。

而前不久印發的《浙江省推動落實常住地提供基本公共服務制度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實施方案(2023—2027年)的通知》,也明確提出:全?。ê贾菔袇^除外)全面取消落戶限制政策;杭州市區進一步完善積分落戶政策,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連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逐步取消年度落戶名額限制。

這意味著,作為中國第四大經濟強省的浙江,除杭州市區外,將實現全省“零門檻”落戶。這之于浙江、長三角乃至全國,都具有一定的信號意義。

零門檻落戶漸成主流

在分析浙江戶籍制度的調整突破之前,有必要了解下當前全國戶籍制度改革的政策環境及推進狀況。首先,超大、特大城市以外,“零門檻”落戶在全國正在成為主流。

比如,在2021年,全國就至少有15個省份,也即接近一半的省級行政區,已經提出全面放開落戶限制。其中更具突破意義的是,石家莊、昆明、南昌、銀川、福州、濟南、鄭州等多座省會城市,也都宣布“零門檻”落戶。

這種背景下,浙江作為經濟強省和流動人口大省,加入全面放開放寬落戶限制的隊伍中來,將有望帶動更多地方積極跟進,更加有力推動戶籍制度改革的潮水向前涌動。

其次,浙江的行動,都有明確的上位政策鼓勵,與其說是自主突破,不若說是帶頭執行。

早在2020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就提出,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試行以經常居住地登記戶口制度。更具針對性的是,點名要求探索推動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實現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累計互認。

此后,這些要求在不同領域、層級的國家文件中,都多次得到強調。而這次“浙版”戶籍制度改革的幾大主要突破,正與此形成呼應。

結合最近的戶籍制度改革部署看,浙江的行動也與大背景極為相稱。如公安部日前提出,在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落戶條件,完善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積分落戶政策,鼓勵取消年度落戶名額限制的基礎上,要進一步放寬落戶條件、降低落戶門檻,促進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舉家進城落戶;調整優化超大、特大城市落戶政策,完善積分落戶制度,更好地解決進城普通勞動者的落戶問題。

浙江的這次大動作,和這些要求不謀而合。

縮小兩種城鎮化率差距

在談到浙江此番戶籍制改革行動時,很多分析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搶人”,也即為爭奪更多的人口。但客觀而言,就短期看,該行動的主要利好,應該更多還是體現在對存量流動人口的消化上。

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2020年,浙江省外流入人口超過1600萬,在全國僅次于廣東,占全部常住人口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在浙江,每4個常住人口中就有1人來自省外。正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樣的省級流動人口規模和比例,是浙江經濟活力最好的注腳。

但是在另一個角度看,這也意味著,浙江尚有相當比例的常住人口未完成戶籍化,這涉及一系列的公共服務保障問題(公共服務資源配置主要以戶籍為基礎),也限制了消費等方面巨大潛力的釋放。其中,戶籍門檻的阻力,正是影響一部分常住人口未能落戶的重要原因。

2022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的《“十四五”新型城鎮化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到2025年,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穩步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明顯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差距明顯縮小。

而浙江正是全國戶籍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相差最大的省份之一。七普數據顯示,浙江省居住在城鎮的常住人口為4659.85萬人,占總人口的72.17%,居全國第6位。同期,浙江戶籍城鎮人口只占戶籍總人口的53.42%(公安部門數據)——戶籍人口城鎮化水平顯著低于常住人口城鎮化水平。

雖然這種局面不僅僅是戶籍門檻帶來的,但大幅削弱戶籍制度對在城鎮落戶的約束,為有意愿落戶的常住人口創造落戶條件,保障“愿落盡落”,對縮小差距依然至關重要。

在當前背景下,這種調整更突顯了現實針對性。因為落戶限制取消或是大幅降低后,更多的常住人口轉化為戶籍人口,實現市民化,將釋放更多的消費活力,尤其是住房、汽車等大宗消費,這對提振消費、擴大內需乃至帶動相關投資而言,都將創造可觀的增量空間。

一定程度上說,在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提升到七成以上的基礎上,浙江的行動也可看作是真正開啟了城鎮化的下半程——著力提升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有效增加市民化人口規模。

當然,從長遠看,戶籍門檻作為影響流動人口融入城市的一個重要因素,對其作出調整優化,也有利于進一步增加對人口的吸引力,并讓更多人有機會真正留下來。

應該看到,雖然說浙江近幾年依然保持了不錯的常住人口增長勢頭,連續兩年常住人口增量居全國第一,但在全國總人口負增長的大背景下,浙江的人口增量規模,同樣出現了明顯下滑。

如2021年,浙江常住人口增加了72萬,而2022年只有37萬。此外,低生育率也給人口的持續增長增加了不確定性,2021年浙江出生人口44.9萬,創下了近18年來(2004年以來)的新低。

在這樣的背景下,盡可能地放開落戶限制,也是因時應勢而為。

推動資源隨人走

相對于其他地方弱化戶籍壁壘的行動,浙江方案有一個突出亮點,就是提出了戶籍準入年限累計互認:來浙江就業并已辦理基本養老保險關系轉移接續手續的,在申請登記常住戶口時,其長三角城市群內的社會保險繳納年限可以與當地合并計算。同時,還鼓勵各地在長三角城市群內開展居住年限同城化累計互認。

這種方案,除了響應“探索推動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實現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累計互認”,還有幾個可圈可點之處。

一是,增加了吸引人口的精準性。畢竟,對浙江而言,長三角地區,一方面是外來人口的一個重要來源,如2020年,浙江省外流入人口規模第一位的省份正是安徽,超過300萬;另一方面,整個長三角地區也是全國流動人口最活躍的地方之一,潛在的招攬空間很大。據此,在長三角城市群內實行社保、居住年限等信息互認,大大降低了這部分人口入浙的門檻。

二是,此舉對于長三角城市群的一體化發展,也是一種務實推動。要知道,新型城鎮化是以人為核心,區域一體發展同樣要以人為核心。區域內,各項與人口流動相關的權益事項都互認,實際也就是推動公共資源隨人走。這對于促進城市群內部的人口流動、經濟聯系,破除區域發展的人力資源壁壘,大有裨益。

并且,在浙江邁出這一步后,其他地方相信也會更有動力響應跟進,由此便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加速提升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水平。

說到底,戶籍制度改革的難點在大城市、在經濟發達區域。而對長三角以外的地方來說,當浙江這樣的經濟強省、當長三角這樣的頭部城市群,都在落戶上向更寬松的方向邁進,還有什么理由不加快改革的步伐?

海報設計 白浪

    責任編輯:王磊
    圖片編輯:沈軻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021-962866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1
    收藏
    我要舉報

            掃碼下載澎湃新聞客戶端

            滬ICP備14003370號

            滬公網安備3101060200029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1120170006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滬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東方報業有限公司

            反饋
            国产国产成年年人免费看片